首页 > 技术中心 > 详情

疫情夹击下的外贸业样本:订单锐减 开源节流谋

发表时间:2020-06-17 00:09
导读:在外贸行业摸爬滚打十余年以来,从事外贸生意多年的张栋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 张栋的公司在深圳,主要从事温度计仪器的出口贸易业务,前几年好不容易熬到行业靠前的地位,然

  在外贸行业摸爬滚打十余年以来,从事外贸生意多年的张栋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

  张栋的公司在深圳,主要从事温度计仪器的出口贸易业务,前几年好不容易熬到行业靠前的地位,然而在这次全球性疫情当中却受到较大的冲击,客户订单量锐减。

  受影响的远不止张栋所在的这一家公司。据第一财经记者调查,目前国内部分从事化妆品、温度计仪器等常规性产品出口的外贸企业,目前正在遭遇史无前例的“至暗时刻”。

  张栋的公司主要从事温湿度计产品的销售服务,经营的温度计应用于家居、办公场所、酒店、计算机房、车箱、温室、畜牧养殖场等室内外环境及冰箱、烤炉、微波炉、干燥箱等设备的温、湿度测量。

  最近几年,张栋的公司主要做外贸。“我们有制造业沉淀优势,可以迅速开好模具,再加上原材料充足,生产人工成本低,因此欧美国家大多找我们拿货。”张栋说,凭借牢牢把握住这些客户,这几年公司活得还不错。

  今年第一季度开始,即使国内有新冠肺炎疫情,但最初对张栋的公司来说并未有太大的影响。一方面公司已有一些商品库存,快递正常发货即可,复工以及防疫暂时没有问题;另一方面,海外客户如果有需要,业务员通过邮件以及电话可以随时联系。因此公司员工早期进行居家办公,复工时间较早。

  “去年谈的一些新客户,交货细节都已经敲定了,而且有些老客户也说要返单,现在却基本都停了。因为现在没办法,欧美国家大部分地区目前疫情仍然较为严重,我们的产品也不是急需的医用以及生活物资,因此会受到影响。”张栋介绍。

  最近,张栋仍在持续与一位英国的老客户进行沟通,希望对方能尽快下订单,但目前对方的答复却是“不确定”。在行情稳定时期,这家英国客户一般都是在每年三四月份准时下订单,但今年至今还没有等到其下单的消息。

  “今年与比往年相比,形势确实大不如前,包括客户的互动,往年不管订单量是否成交,客户询单量都比较多,今年3月份以来,十天半个月才有客户过来询问一下订单。”这些迹象已经说明形势不是很好了。张栋说。

  李杰是深圳一家化妆品外贸企业的销售负责人,这家公司通过自身工厂以及供应商的制造能力,为海外客户提供眼影、唇彩以及口红等化妆品,主要对接欧美国家大型连锁化妆品门店公司。

  每年的四五月份,基本都是李杰所在公司的旺季。欧美国家的经销商往往会提前下单,为12月的圣诞节提供产品,“我们一般是四五月份接好订单,工厂七八月份做好,继而进行交付,在‘路上’运输一两个月时间,基本到圣诞节前夕可以抵达海外客户手中。”

  可是谈到今年的订单生意,李杰表示可以用“惨淡”来形容。李杰所在的公司系深圳一家较大的化妆品外贸公司,。

  “现在受到疫情影响,欧美国家很多化妆品连锁门店都被迫暂停营业,很多人都居家办公,大家基本也很少需要化妆品了。”李杰说,现在欧美国家的疫情对公司的冲击影响很大,永乐国际,从3月份以来,公司很多海外客户取消订单或者减少订单量,还有的推迟货期等出现各种情况。

  “销售光景好的年份,业绩额可以达2000万美金。可是今年3月份以来,销售额直线下滑,订单量同比锐减了三分之一甚至一半。”李杰说。

  最近,张栋收到了一份来自下游客户的“联络函”,对方要求公司下调产品价格,“这是明显的压价,但也没办法。”

  这是广东一家客户公司供应部发来的函,“受疫情影响,国外情况不容乐观,客户均要求降价来缓解压力,也基于原材料价格下降,现请各位,从下个月开始,在原单价基础上下调10%。”

  张栋公司的温度计产品主要原材料是五金以及相关配件。今年一季度以来,国内钢材行业由于需求下滑,供给保持稳定,钢材市场供大于求,致使钢材价格呈现下跌趋势。“对方获悉我们的原料钢材价格下降了,其实本来我们的利润就比较薄了。”张栋说,与国外客户相比,国内客户太了解咱们彼此了,所以做起来比较费劲。

  除了来自下游客户的“压价”烦恼,上游客户的较高的“预付款”要求也尽量满足。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许多外贸企业大多有自己的生产工厂或者有固定的合作代工厂。“现在有些工厂还对我们生产的产品进行涨价,这样无形提高了产品成本,让我们十分郁闷。”张栋说,但是现在订单量较小,制造企业赚钱也不容易。

  最让外贸企业感觉到压力的还是有些工厂要求增加预付款。“有工厂甚至对我们说,以后这种外贸订单需要交全款,不然风险太大了。”张栋告诉记者,按照行规,以前下订单之后基本是先预付30%的定金,产品做完之后再付余下70%的货款,钱到提货走人。

  “工厂的心理可以理解,疫情期间他们担心我们海外客户的支付能力。但是我们一旦付了全款,也担心对方工厂无法保质保量完成好产品。这就导致双方的信任感出现裂痕。”张栋说。

  “一旦预付全款,对我们的现金流也是考验。因为按照过去的行规,我们一般不会收海外客户全款,最多只收一部分定金。而如果是老客户,甚至直接免去定金,待交付货物之际一次性收全款。”张栋说。

  广州花都区一位做外贸代工的工厂负责人王硕记者,工厂的担忧也是在情理之中,“我们现在只有特别熟的客户才不要求预付全款。”

  在疫情环境下,现在的代工成本更高了,而且利润薄,只能通过大批量走量才能赚回利润,而有些外贸订单的利润点又比较少,“这样我们自身回本都难,还垫付资金生产,确实有点供不起。”王硕说。

  有些外贸企业的生产供应商由于订单量较少,目前只能停产延期复工。李杰所在的外贸化妆品公司有自己的生产工厂,同时还有一些供应商。

  “现在我们有的生产供应商直接停产待7月份才复工。我们是他们的主要客户,我们订单量锐减,他们也没有生产量了。”李杰告诉记者。

  “我们还是在消化春节前的订单,但是4月份以来,公司几乎已经没有(较大的)订单了。如果疫情还是持续,后面五六月份订单没有衔接下来,估计就没事可干了。”张栋忧心忡忡,现在公司不得不接一些“芝麻”型小订单,但也难以支撑日常开支。

  记者发现,现在很多外贸企业都在吃老本,靠春节前的一些大订单支撑,也都在准备勒紧裤带过日子。

  今年2月份公司复工之后,张栋就和同事商量,将办公室从深圳关内租金较贵的福田区搬到了龙华区的一栋较为便宜的写字楼。“现在资金链还可以周转开来,但保不准半年之后资金有无问题,因此节约开支和控制成本成为当务之急。”

  “原来我们在福田的办公室面积140平米,月租金是1.5万元。现在租的办公室面积120平米,月租金是5000元。”张栋说,过去1个月的租金可以抵现在3个月,先在偏僻点的“根据地”活下来。

  记者在现场看到,这栋10层的写字楼的空置率不低,租金由原来的每月80元每平方米直到打折到40元每平方米。

  除了减少场地租金成本之外,公司控员也成为外贸企业的一大节流手段。张栋说,公司本来打算年后招人,现在也停止了招聘计划。

  “今年复工时间较晚,客户对产品的交付期限并未预留太久,正常来说春节之后应该是最忙的时候,公司一般都会招人,但是今年这种情况又不敢招人,担心招完员工之后万一没有订单了。”张栋说,其实现在公司也没有什么业务,客户也未完全复工,有些业务现有的人力足以应付,也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

  李杰所在的公司也在裁员,“最近裁了快一半,主要是订单太少,养不起那么多人了。”

  事实上,外贸行业的早就露出了“日子不好过”的迹象,疫情只是雪上加霜。不少企业也因此一直在进行防御性准备。

  早在两年前,张栋和他的合作伙伴就商量着进行转型,他们在一年前剥离了制造工厂,就是为了甩开这一开支较大、管理难度大的“包袱”,但还是没想到会遭遇到今年这种罕见的疫情。

  “我们需要扩展一些产品品类,以改变过去单一的温度计产品品类格局。”张栋说,这是公司未来的一大转型方向。

  在气候较冷的北美和欧洲,壁炉是当地居民家庭的一大特色,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壁炉。张栋公司的温度计则应用于该壁炉内。除此之外,张栋今年还开发了壁炉风扇等相关产品,为海外客户提供更多的选择。

  李杰也透露,目前该公司正在上马熔喷布生产线,试图生产熔喷布,以应对未来持续较热的防疫物品出口行业。